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人物>>正文

李程鹏:师恩感沐十九载薪火相传师大情
2018-09-18 16:12  

师恩感沐十九载薪火相传师大情

化学学院李程鹏

1999年9月,他带着行李独自走进了陌生的师大校门……心中没有对大学的憧憬,更多的是对未来的迷茫。本来期盼着天大,却来到了师大;本来想当一名工程师,却成为了一名实验员。这就是我十九年前,与师大的不期而遇。

但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活中,各位恩师的言传身教,让我的职业理想发生了彻底的改变。班主任孙云霞老师节假日带我回家吃饭,让我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教高等数学的王治梅老师,帮我解除入学后的迷惘,坚定了我继续学业的信心;无机化学的张欣老师,让我见识到科研工作的优雅;有机化学的陈煦老师,在课堂上深入浅出、妙语连珠。四年的耳濡目染,让我慢慢地爱上了师大,爱上了教师这个充满人情味的职业。

十年后,我完成了博士学习,又回到了母校,也实现了在这里教书育人的梦想。从此,我从师大精神的受益者变成了一名传承者。初为人师,我指导的两名研究生一个比我大两岁,是个七零后;一个比我小两岁,也是个八零后。这样的团队组合,这也算是化学领域的配位平衡了。我们亦师亦友,有苦有乐。三年间,我们的科研工作从方案设计到实验进行,从测试表征到结果整理,遇到无数困难,最终也都被一一化解。这期间,我也成功地完成了从博士生到一名科研导师的角色转变。

期间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们自己搭建测试仪器平台。当时学术界针对配位聚合物这一热点领域开展了大量前沿工作,但是机理研究方面尚处于空白。主要原因是,没有相关仪器可以实时监测这种材料在毫米级别的变化过程。团队里的于茜同学是个纪录片迷,在一次组会上,她就提出了能否借鉴纪录片中延时摄影的思路,在显微镜上加装一个高清镜头对样品进行拍照来还原变化过程。一提出,大家顿时茅塞顿开,开始联系国际知名显微镜厂商购买。然而,一问才知道,人家根本没有相关产品在售,只能给我们定做,但是价格高达十万美元,远远超出了我们的购买能力。我们只好另辟蹊径,把想象的显微镜模型手绘出来,并花了几百块钱购买了800万像素CCD感光元件,经过数十次的与国内显微镜厂商沟通调试,终于定制出国内第一台具有高清延时摄像功能的光学显微镜,整个花费不到两万元。

利用这个装置我们开展了大量的科研工作。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被邀请为SCI一区期刊化学通讯撰写专题论文,至今仍保持着万博体育app客户端下载论文被引用次数最多的纪录;紧接着,其他相关科研成果被选为SCI顶级期刊的封面文章。在这些封面中,我们引入了传统中国风和师大特色元素的钢笔尖和秋水湖,也在科研工作中巧妙地融入了我们的中国传统文化和师大情怀。

随着当教师的时间越来越长,特别是做了父亲以后,我更深刻地感到每一位同学身后都系着一个家庭,系着父母的期许。而我作为导师,要给这些远离父母和家乡的孩子们真心的爱护,传递师大老一辈教师们的仁爱之心。

那是一个暑假过后,组里一位同学突然变得沉默寡言,还经常在实验室偷偷抹眼泪。起初我以为她是就业压力太大,没想到当我问起时,她竟然泣不成声,让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平静下来,她告诉我,她还有个弟弟,生下来就有遗传病,父母想把弟弟的后半生托付给她,还特意安排弟弟来天津的特殊学校上学。她很疼爱这个弟弟,但是又觉得自己根本没能力照顾好他,辜负了父母的期许。这是我当导师以来遇到的最棘手的一件事,我告诉自己必须全力以赴,因为我所做的一切不仅关乎一个学生,更关乎她的家庭、她的人生。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一直寻求帮助她的办法。从给她分析怎么看待“长姐如母”的责任,到帮她规划未来道路,从悉心指导她的毕业论文,到帮她找一份满意的工作。当看到她慢慢地建立起对生活的信心,不再沉默寡言,不再轻言放弃,我终于放下心来。在毕业后的一次聚会上,她感慨说非常喜欢课题组这个大家庭,也很感谢天津师大,这里给了她新的人生,新的起点。现在,我每每回想起这件事,都感触颇深。作为一名导师,不仅要为学校培养一个好学生,为家庭培养一个好儿女,更要为社会培养一个好公民,这就是教师的使命和担当。

2016年起,我开始负责学院的研究生培养等相关工作,老师和同学们的信任让我不敢有丝毫懈怠。白天处理学院的日常事务,而每天晚上和周六日则是在案头和实验室潜心工作。因此,分配给家庭的时间就变得少之又少。

我记得那是一个元旦,我正在外地做实验测试,妻子的电话一遍一遍的响起,接通后,里面传来通话声,“你快跟我们视频,有重要事情!”视频连通后,儿子咿咿呀呀地凑到镜头前,含糊不清的冲我喊“帕帕,帕帕……”。刹那间,我的眼泪不争气得夺眶而出,因为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在千里之外的镜头前,听到孩子喊的第一声爸爸。

有年寒假,遇到了课题突破的关键阶段,天天起早贪黑,看不到孩子。每天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坐到孩子的床头,看他稀奇古怪的睡姿,亲亲他的脸颊,摸摸他的小脚,这样心里就暖暖的,一身的疲惫也全然不见。可是,转天孩子在微信里告诉我说:爸爸,我昨天梦到你了,梦到你用胡子扎我脸蛋儿呢。。。我却哑口无言。都说孩子的成长过程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永远也找不回来。那我这种梦中的陪伴那又算不算是错过呢?

今年去杭州出差前一夜,我提前离开实验室,抽出一晚上的时间,陪孩子把所有的玩具玩了一溜够。正当他欢天喜地地给我描述着,植物大战僵尸的恢弘战斗场面时,我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儿子,早点睡吧,爸爸明天还要出差了…瞬时,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欢笑声戛然而止,抬起头,望着我,眼神中充满了不信任和乞求,然后又默默地把玩具一个一个收回去。正当我无言可对时,突,他冲过来抱住我的脖子,抽泣着在我耳边问,“爸爸,下回你什么时候还能陪我玩啊?”我相信,有很多的老师会面临跟我同样的问题,学校有自己的大孩子,家里有自己的小孩子。但是,往往他们选择的都是前者,因为这代表了一份更加沉甸甸的责任。

师大对我而言是一个家,这里有我的老师,我的同学,还有我的学生;师大精神对我而言更是立身之本。不忘初心,不忘的是身为教师的责任之心;继续前进,继续的是立德树人的教育事业。。今后,我将怀揣赤子之心,将这份责任担当继续传承下去!

 

 
 

分享到

All rights reserved.万博体育app3.0下载 新闻中心

Copyright 2017 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中心|联系我们:sdxcb@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