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人物>>正文

吕超:离开是为了归来——师大的人文关怀与学术传承
2018-09-18 15:14  

离开是为了归来

——师大的人文关怀与学术传承

文学院 吕超

尊敬的各位老师、同学们,大家好。我是文学院的教师吕超。

自1999年本科入学以来,师大已经伴随我成长整整17年。期间,我虽曾多次短暂离开,先后去上海、香港、美国和英国等地求学,但每次离开都是为了带更好的自己回来。当然,也许在座的一些朋友会问:“为什么还要回来?”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被别人问到,但这却是我第一次系统思考问题的答案。下面,我将向大家讲述自己两次选择回来的故事,分享我所理解和坚守的师大精神。

第一次选择是在天津和上海间展开的。

08年,我在上海拿到博士学位。导师希望我留校工作,加盟他主持的国家重点学科。坦白说,我心里有朦胧的“留下来”的渴望。毕竟,出生在江苏的我,更喜欢上海的自然环境和人文氛围,而且导师对我如祖父般慈爱,他不仅在生活上对我照顾入微,还曾不顾六十多岁的高龄,从上海赶到徐州,到我家家访。他是我接待的第一位家访教师,也是唯一的一位。而导师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通过与我父母的交流,促成我留在上海。

那时的我,常拿“忠孝难两全”的古谚来排解心中的纠结。天津师大是我人生开始蜕变的地方,在众多师友的关怀下,我从一个连普通话都不会说的愣头小伙子,经历6年锻炼,逐渐成熟,硕士毕业即留校任教。在师大,有太多的感动铭记心底,让我把这里视作温暖的家。多年来,我保留了一个习惯,无论去哪里求学,出发和归来的第一落脚点一定是师大。记得去上海的前一天,我向自己的硕士导师,时任文学院院长的孟昭毅教授辞行,孟老师叮嘱道:“一个学校、一个学科的成绩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有梯队就有未来。只要大家拧成一股绳、团队作战,就一定能拼出一片天地。”这看似不经意的话,当时我并未透彻理解,但后来明白了其中深意:我们每个人的努力不仅只是为了个人的成功,还肩负着母校繁荣和学科发展的重任。离开时,孟老师送我走出家门很远,在我登上公交车回头望的时候,他依然站在路边挥手。那一刻,我就默默立下誓言,毕业后一定回来,不辜负师大众多恩师的期望,做他们学术传承的接班人。

可以说,天津和上海两地的导师都对我恩重如山,仅就平台而言,上海更优。但如果加上“不忘初心”和“坚守承诺”的砝码,天平两端的轻重就完全逆转了。最终,我将这一想法坦诚告知上海的导师,他在短暂沉默后,理解并祝福了我的选择。直到今天,我也从未后悔过这一选择。

第二个选择的故事发生在美国。

09年,我到斯坦福大学进修。这次的选择是:回国继续从事高校教师的职业,还是留在美国另谋发展。

选择的诱因起于一次旅行。假期时,我参加了由美国旧金山湾区最大的华人旅行社组织的美国西部游。因为是团里不多的年轻人,我经常协助导游照顾老人和孩子;又因为专业缘故,对中美文化比较了解,还经常被请去给团友讲解相关故事,以消解长途行车的乏味。没想到的是,本次出团有旅行社的高管随行,他们表达了希望招募我的意愿:“你研究文学有多大钱途,回国教书,工资也就一千美金左右,你单身小伙子一个,留下来努力打拼,月收入六千美金起步,公司还会帮你搞定签证和将来的绿卡。”

坦白说,当时的我非常惊诧。来斯坦福,我每天的生活很简单,三点一线的蹭课、听讲座、泡图书馆。但即便如此,纯象牙塔的书斋生活还是不断被刺激着。斯坦福位于硅谷腹地,是全球最寸土寸金的地方。从校门出发,5分钟步行就可以到达惠普公司的初创地,以及facebook最早的办公中心;10分钟步行就可以看到乔布斯的家宅,以及特斯拉的总部。为了谋求立锥之地,我租住在一栋类似痴呆老人护理中心的破旧公寓里。为了压低房租,我特意选择隔壁是洗衣房的屋子,代价是每天早晨4点就会被机器的噪音吵醒。

姑且不论我这拮据的留学生活。最纠结的还是我从事的专业研究。关于文学的价值之争,我早有体验,但一直并不在意。直到一脚踏进硅谷,面对着众多改变世界的科技大佬时,我才体验到对文学研究从未有过的价值危机。而此时,正巧接到了旅游公司抛出的橄榄枝,我也再次面临着选择。

回到师大是我必须坚守的承诺。记得出国前,文学院院长赵利民教授和教研室主任专门为我送行,谆谆教导犹在耳边;而学生们最后一堂课时,期待我归来的目光,让我不忍直视……这些都是我必须回去的理由。因此,在第二天,我就婉言谢绝了旅行社的邀请。

但从事文学研究的意义何在?这还是需要解决的问题。斯坦福大学的比较文学系当时在全球排名第一,可我扫描那些浩如烟海的外文资料,然后阅读他们、阐释他们,然后呢?这些东西除了让我写几篇文章评了职称,还有什么价值?相信这偶尔浮现的虚无感、面对人类知识总和时的无力感,很多青年学者都有过体验。

幸运的是,我的电脑中保存着读研究生以来所有的课程笔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硕士课程“《管锥编》导读”的笔记。这门课程是由文学院王晓平教授讲授的。记得王老师第一讲时就强调,《管锥编》的写作时间正值文化浩劫,钱钟书依靠点滴积累和超人的才华写就此书,支撑他的是对人类知识整体价值的信念,以及把学术作为一种志业的精神。虽然我离前辈有着很大的差距,但至少我可以追随他们的足迹,为了人文关怀和学术传承勇敢的走下去。经历这一次纠结后,我瞬间明白了孔子“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慨。后来,我又去了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进修,从未再有类似的迷惘。

如今,我终于像恩师们那样,站在三尺讲台,让师大精神薪火相传。我在努力科研的同时,认真上好每一堂课。迄今,我先后担任两个本科班的班主任,累计承担九门课程,共四千多课时,指导各类学生论文三百多篇,成功推荐学生赴海外攻读硕士学位二十多人。

经常会有学生问我:如何实现自己的梦想?我的回答一如既往:无数个寒来暑往,无数个日日夜夜,你必须耐得住繁华,守得住寂寞,努力到无能为力,拼搏到感动自己。唯有如此,当未来你被学弟、学妹们问到同样的问题时,你可以套用篮球明星科比的那句话来回答:“你见过师大早晨四点的样子吗?”

谢谢大家。

 

 
 

分享到

All rights reserved.万博体育app3.0下载 新闻中心

Copyright 2017 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中心|联系我们:sdxcb@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