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人物>>正文

王雪超:小课堂,大情怀
2018-09-18 15:04  

小课堂,大情怀

马克思主义学院 王雪超

这是我的父亲,一个朴实简单的农民,仅有初中文化。在我对往昔的记忆中,他种过地,卖过西瓜,开过拖拉机,做过货车司机,在他毕生做过的生计中,最让他引以为豪的事是卖过字典,他说自己也勉强算半个文化人。当他的儿子在2013年成为一名大学教师的时候,他是打心底里乐开了花,拍拍我的肩膀,连说了几个好字。我懂,这些好字包含了他对自己多年辛苦付出以及儿子努力的认可。

这就是我,一个普通大学青年教师最本初的坚守和信心。然而这才刚刚开始,漫漫教师路,我还有许多难关需要克服。

上课,是第一道关卡。对于上课,我异常较真。我的较真,来自于我的博导。他是一个严肃的人,对学术要求苛刻,我曾因自己做的不好很害怕他。但是我从心里又特别敬佩他,因为第一次去他办公室就被到处堆放的里三层外三层平均一米多高的书给镇住了。他的作息规律的几乎被所有人熟知,每天七点钟准时到校,骑着他那辆多少年不变的自行车,中间换过一辆,原因是旧的被小偷拿走营生去了。每天晚上下班后必读书到九点左右,几十年如一日。我的师兄告诉我,他曾在农历新年给导师打电话拜年,没在家,打办公室电话,通了,他在看书。博士毕业前,我的导师和我进行了一次长谈,其中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上课是教师安身立命之本,一定要把课上好,万不可懈怠。

我不能懈怠,也不敢懈怠。走上讲台前我就一直在思考:上课到底是为了什么?知识吗?不单纯是,每个人都有知识的盲点,学生未必就不如老师。那是为了什么?人,为了人。知识之外,让他们认识自己国家的过去和现在,认识自己这个人的价值和意义。在内心和行动上,从第一次站在讲台开始,我就把自己的课堂当作一场文艺复兴,让学生发现自己和认识自己,成为一个独立的理性的人。

可能有人会觉得,上课是一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小事。但是能够把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做好,多少也需要点笨功夫的。我把每一节课都当作讲课比赛来对待,第一个学期,我有了一套完全属于个人的教案;第二个学期,我开始创建自己的授课素材库,而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扩充和更新。可惜的是,精心的准备在第一次上课时却毫无展现,紧张、忘词、冷场、无所适从,特别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我错把墙壁当作教室门试图关上,关了四五次直到关不动才发现是墙不是门。还好,只有前几排的同学发现了我的尴尬举动,只是他们的善意笑容让我更觉尴尬。

说真的,准备一学期的课程,不亚于我又写了一篇博士毕业论文。辛苦的付出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45分钟的一节课,背后凝结的是450分钟的教学准备和一辈子的不断更新。值得吗?值。笨人有笨福吧!

课堂上,除了专业知识,我还特意安排了时事评论环节。每节课的前十分钟是我的“找事”时间,家事国事天下事,大事小事身边事,我找各种各样的“事”并带到课堂上去谈,做深度思考,比如欧洲难民危机、性别歧视、大学生就业、G20等等,来不及的谈的要事或观点我会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给他们,时间长了,他们纷纷主动给我推荐时事让我做专业解读,而我没有想到这个环节竟成为我上课的小小招牌。

学生们常说我讲课的时候很兴奋,甚至有些亢奋,从头到尾始终提着中气,保持大嗓门,当然这为了照顾最后排的学生,也为了保持自己的一种上课状态。虽然年轻,但真的有时候上一天课回到家,我瘫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累吗?真累,但也真快乐。因为累换来了认可。我的课,经常有其他班的学生来蹭课,有的学生连续听好几遍,有学生毕业了还要回来听几次我的课。作为一个小老师,我很感谢他们能够记得我。三年来,我很少点名,因为我的课很少有学生旷课,也很少有来了不听的。曾经有城环学院的学生向我们学院的督学教师说,我的课需要提前占座,抢才能有好位子,来晚了只能后排去。家里人给我开玩笑,说不靠点名能把学生留住,师生之间只能是两个字,真爱。是,我是真爱这讲台,真爱我的职业,真爱这帮学生。

从教三年,我对自己的要求除了上好课以外,还督促自己要更多地关注同学们的“课堂之外”,在课下去了解学生、倾听学生、启发学生。

我经常利用学生们的课余时间和他们在一起,这其实也是我与他们一起成长的过程。比如我上课之余组织小型的读书沙龙,帮助学生拓展知识,分享读书心得,在小小的教室里谈天说地、激扬文字。比如我利用暑期和他们一起下乡实践,一边观察民生国情,提升自我,一边用专业视角带学生了解农民、认识基层,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早日致富。比如我还会跟他们聊生活、谈人生,他们倾诉我倾听,三年来,我帮学生解决过学业困惑,带他们走出过恋爱低潮,消弭过宿舍矛盾,让学生们学会了积极乐观、笑对人生。这些值得吗?值,因为我喜欢他们叫我“超老师”,也喜欢和他们一起成长。我曾在某学期最后一次课上向他们表白:也许这不是你的专业课,也许你对我所讲的东西不感兴趣,但是我和你们相处一个学期,哪怕只有一句话触动了你,让你觉得有所得,我就会为你感到开心。要求再多一点,当五年十年后你们已经步入人生的另一阶段后,如果你还记得我的名字,每每想起大学里的那门公共课都会觉得温暖依旧,我就会倍感幸福。

这是我,一个普通大学青年教师的上课故事,匆匆三年,这些都只是些小感悟,并不值得拿出来说道,面对着众多比我优秀的多的人讲这些,我着实有些惭愧。

对于上课,对于为师,这真的只是万里长征刚迈出了第一步,我还有科研的高峰需要去攀登,我还有大师的理想去实现,这些比上课更难,我会努力的。

 

 
 

分享到

All rights reserved.万博体育app3.0下载 新闻中心

Copyright 2017 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中心|联系我们:sdxcb@vip.sina.com